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天下 > 养老

看完中国人国内外养老案例,值得我们深思!
时间: 2018-08-30 10:41:34     来源: 心连心老人网

  今天我们通过几例中国人养老,老年生活的案例,来看看当前,国人的养老情况和养老选择:


01

        不久前有则新闻,说贵州一家幼儿园,一个老人去接孙子,但因为他前一天刚从乡下过来,跟孙子不熟,碰巧幼儿园另一个孩子和他家孙子长得有点像,名字也只差一个字,结果老人就把别人家孩子接走了,还领着“孙子”去菜市场买了菜,又去诊所打了一针。

        其实中途,被领错的孩子就发觉跟错了人,提醒过老人几次,但老人听力不好,稀里糊涂一直带着他走。

        另一边,那个小孩的家长发现孩子被别人领走,以为遭遇人贩子,吓了个半死,到处发“人贩子”照片。直到老人的儿子看到,发现“这不是我老爸吗”,才化解了这场乌龙。

        很多网友说老人太晕了。

        是有点晕。但我真心不忍责怪:一个乡下老人,听力又非常不好,却在进城第二天,还没记清孙子的样子,就不得不承担起买菜、接孙子、带孙子打针的任务……

        想来他也是万不得已、硬着头皮顶上去的吧。

        这样的老人,为数应该也不少——他们很老了,心智其实也下降了,但依然不得不配合儿女的节奏,强迫自己融入儿女的生活,融不入也得融,跟不上也得跟。

        他们战战兢兢、踉踉跄跄的样子,让人心酸又心疼。

02

  昨天下班路上,遇到一个老太太,目测快七十岁了,左手一堆菜,右手大西瓜,一步一挪,又热又累,满头大汗。

  我帮她提了西瓜,一路跟她聊到小区门口。

  老太太说,和儿子一家住在一起,每天负责接送孙子,买菜做饭,打扫卫生。

  “儿子媳妇都忙,我现在干得动,能帮就帮点。”她说。

  “累不累?”我问。

  “累呀。早上六点起来给一家人做饭,他们吃完走了,我就赶紧收拾,然后去买菜,买完赶紧接孙子回家吃午饭,吃完送走,收拾一下又要接他放学,回来我再做一家人的晚饭……”

  ——整个一个24小时保姆,我听着都累。

  但问题还不只是累。老太太说,老伴在老家,老家在临沂,这边没什么熟人,“没意思,也不适应,完全没有老家舒服自在。”

  这样的老人,每个小区可能都有一大把。

  我的同事蒙蒙前几天还在朋友圈发了一张老妈接孩子的照片,说:

  “我妈74了,还在给我效力。做饭带孩子,不容易。”

  多少中国老人,一生劳苦,到了六七十岁,好不容易可以停下来喘口气,但城市的儿女生了娃,需要他们出手相助,于是他们义不容辞离开家,离开自己最自在的地方,奔赴陌生城市,一边做免费保姆,一边极力适应环境。

  看起来是跟孩子们在一起共享天伦了,但是幸福吗?真未必。

  累自不必说,关键是不适应环境。

  老家那些熟悉的山水、伙伴、老院子,可能没多好,但他们习惯了,他们的整个生命都融进那里了,只有在那个气场里,他们才最舒服。城市再好,也总是别扭,总是拘束,总是扎不下根,总是哪里不对。

  老年人的适应能力其实非常弱。这不是他们的错,我们老了也一样。

  当然,我也非常理解他们的儿女。现代人生存压力大,尤其城一代,一切从零开始,总是力不从心,有了孩子往往都需要父母搭把手。

  说到底,还是生活不易,我们都人微力薄,很难找到幸福的万全之策。


03

  我有一个姑姑,今年80岁了,患有老年痴呆,腿也不好,出门必须坐轮椅。

  姑姑的独女茜姐,是一家日企的中层。几年前她把姑姑接到身边,起初找了保姆照顾,但是好保姆本来就难找,姑姑又因为疾病,脾气古怪,特别难伺候。

  保姆换了一个又一个,最长的干不到半年。茜姐又愁又烦,最后几乎想自己辞职专门照顾老妈。

  可是一个40多岁的女人,好不容易打下一片江山,正是事业上升期,就这么退回家里,又实在不甘心。而且马上又要面临孩子升学,需要缴纳高额学费。

  那段时间她纠结得不行了。她说,本以为自己的孩子大了,就不会再有家庭事业的冲突,没想到父母老了,问题又来了。


04

  中国人的养老方式,大概有三种:

  第一,如果和儿女在一个地方,一般会留在自己一直生活的家里。

  第二,如果儿女在外地,则迟早会投奔儿女,住在一起或者附近。

  第三,去养老院。

  毫无疑问,大部分老人最喜欢第一种,实在没办法,就第二种,这也不行,才去养老院。

  因为中国人重视家庭,又有长达数千年的传统观念,总觉得去养老院,就意味着自己受苦、子女不孝。

  某节目的采访中,很多人也都表示自己老了会去养老院,但现在不会让父母去。

  视频中的人也绝不是少数,我们都在无意识中延续旧的养老观念。

  可铁铮铮的现实问题是:如果父母已经八九十岁,疾病缠身,无法自理,而子女工作繁忙,脱不开身,怎么办?

  这才是我们面临的终极问题。


05

  “你养我小,我养你老”,这是天下儿女的共同心愿。但“我想养你”是一回事,“我能养你”是另一回事,“我能养好你”又是完全不同的一回事。

  很多儿女,都是空有一颗红心,想孝顺,也觉得自己够孝顺,但事实上,却并未让自己的父母拥有幸福、高质量、有尊严的晚年。

  有的是不得已,有的是太过一厢情愿。


06

  中国退休,到澳洲养老的故事

  一位朋友,她父亲在70多岁时,发现罹患了帕金森病。

  她有一个哥哥,80年代大学毕业后分在了北京。他本想把父母接到身边,便于照顾。住了一段时间,她父母觉得很不方便:

  一是看病难。另外,工厂有规定,只能在本地的医院看病,异地看病花费不予报销。看病的花销他们自己可是承担不起的。(注:目前国家正在努力解决异地就医报销的问题)

  二是居住条件有限,总是有些不便。因此,又回到了本地,但只能自己照料自己了,很是困难。(注:北京居住费用高,这个一时很难解决)

  这位朋友90年代初通过个人的努力,自费到澳洲留学,之后留在了澳洲。她看到父母的这种情形,就想到了把他们移民到澳洲,由她来照顾。几年之后,他们实现了目标,父母双双获得绿卡,移居到澳洲了。

  到了澳洲不久,她就开始为父母联系政府的廉租房。排队不到两年,她父母就搬到了离她住地不到5英里远的廉租房里,面积有800平方英尺,里面设施一应俱全。她父母在澳洲没有收入,因此,每月的房租是25澳元。因为她父母的身体不好,医生在给他们做完检查之后,确定有护士定期为他们上门服务。她父亲有灰指甲病,护士定期来为他修剪脚指甲。因为她父母的年龄已超过65岁,因此,部分的服务是由政府花钱的。

  这次,她简单的聊了她父亲临终前10个多月的一些际遇,令人感慨万分。

  她讲,她父亲的帕金森病随着年龄的增加,越来越严重,起居行动也很困难。有一次,不慎跌倒,后脑勺磕出了一个坑。由于没有流血,她母亲也没有太在意,没有告诉任何人。

  三天之后,护士来做例行检查,她的妈妈顺便把她父亲跌倒的事告诉了这个护士。护士检查之后,立即拨打急救电话,叫来救护车,把她父亲送到了医院。医院在做了包括脑CT等系列检查之后,仍不能确定她父亲有没有大碍,须再留院观察三天。

  再三天之后,不知怎的,她父亲真得不能动弹了。这时,医院通知她,她父亲不能再回到家里,而是要住到老人护理院。她有些焦虑,这护理院如何联系,我们需要付多少钱?医院的护士告诉她,你不用担心,护理院由我们联系,直接送去。至于花费嘛,所有的花费由政府分担。你无需出一分钱!你能想象出她们全家人此时的心情吗?

  住到了老人护理院之后,所有的吃住护理全由那里的护士负责,不用家人来管,家人只是来陪聊天或看视。护士怎么工作的,她没有细述,只是说,她父亲卧床9个多月,没有生褥疮。她说,儿女照料父母恐怕也不及此。

  在澳洲的老人护理院里住了近10个月后,她父亲安详得去世了。说到此。她禁不住泪流满面。她说,正是政府的医疗保障体系帮助了她,使她度过了人生的一个难关。

  这,就是一个在中国工作到退休,而在澳洲养老到逝去的故事。

  没有比较就没有差距,我国养老服务业起步晚,而发达国家经历了一百多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成熟的养老体系,虽然我们和发达国家的养老还有差距,但我们一直在努力。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各地网点交通沙盘 | 网站声明 | 投稿中心 | 广告服务 | 招贤纳士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心连心老人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右安门外大街迦南大厦5层

邮编:100069 QQ:1364221592 京ICP备10211178号 服务电话:400-099-6353 010-88262114 邮箱:xlxlrw@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