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老有所学 > 合唱团体

上海目前登记合唱团多达140余 逾半数是老年人
时间: 2016-12-07 10:26:36     来源: 心连心老人网

所有这些活动,合唱是最普遍人数最多也是最持久的。经常光顾并坚持十几年的歌者,合唱已成为其生活中的不可或缺。退休干部周先生,十多年来,迷恋于鲁迅公园梧桐树下每个双休日下午上百人的歌唱。他曾写诗:“有一个神奇的地方,我们都把它向往。那里没有歌王,却有一路歌魂狂唱。” 

  目前在上海音乐家协会合唱专业委员会登记的,能保持正常排练的合唱团有140多个,其中一半以上是老年人。上海的大、中、小学,大多有自己的合唱组织或合唱活动。

  今年1月,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关于一枚钥匙的大合唱,曾在一夜走红。《张士超你昨天晚上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词曲作者金承志是该团团长,不满30岁,依据自己亲历的琐碎小事,写成这个作品,为一台合唱晚会结束时返场。该团是一支古典韵味很重的合唱团,无心插柳,人们几乎只记住了“张士超”。金承志举着那把观众席送上台的钥匙,接受欢呼。

  那把钥匙硕大无朋,开启的是别开生面的一页。

  2012年7月,上海女记者合唱团应邀参加第17届法国普罗旺斯合唱节及第4届阿维龙合唱节的演出,总共演出11场,受到热烈欢迎。图为在普罗旺斯巡演。(上海女记者合唱团供稿)

  百年历史,歌吟绵延

  中国的合唱始于上世纪开启时,百年历史,歌吟绵延。而真正浩荡起来,谁都可以自由地唱,聚集起来大家一起唱,是现在,是当下。 

  粗略统计,不算大中小学教育系统中十分普遍的学生合唱,目前上海的社会合唱团团员中,大部分出生于新中国成立前后。退休了,有闲亦衣食无虞,来到合唱团愉悦身心。 

  回溯记忆里的合唱历史,和表达斗志、众志成城的家国情怀紧密相连。若干年前,上海某系统举行合唱比赛,50几个合唱团,都唱指定歌曲“党啊,亲爱的妈妈”,每一个团都激情满怀,竭尽全力地大喊大叫。请来的评委对大家说,妈妈要是坐在这里,会被吓死的。 

  由齐声高唱的歌咏,转而变化为分声部、有和声、推行高位置有共鸣的美声唱法,成为与西方交响音乐相近的合唱,是与我国实行改革开放后的国情,与几代中国合唱人锲而不舍的努力引领分不开的。

  上世纪80年代初期,改革开放为中国的合唱带来春天。许多去欧美、日本等国考察、留学的音乐人,其中不乏对合唱情有独钟者。他们带回了世界合唱的基本全景。而此前,专业院校的课堂上也讲在西方较为成熟的“合唱学”,但曲高和寡,远未能在社会上推广。

  2005年,上海市第一届无伴奏合唱比赛拉开帷幕,那也是全国无伴奏合唱比赛的发轫先声。当时,随着国际文化交流增多、市民文化素养和审美情趣提高,群众歌咏已不满足于歌声嘹亮、斗志昂扬的单个声部齐唱。时任中国合唱学会副理事长、上海音乐家协会合唱专业委员会主任的国家一级作曲、指挥家肖白,提出“用举办无伴奏合唱比赛的方法来改变这一局面”。 

  因为是初创,赛前安排了讲座,并就如何唱好指定歌曲,指导现场示范排练。可初次报名参赛的合唱团,大多从没接触过无伴奏。有些团队站到台上,一下子整个声部跑调,如大面积塌方,指挥欲哭无泪,幸好是背对着观众。 

  毕竟“都四个声部起来”了,而且“无伴奏合唱”。至今,上海已成功举办了四届无伴奏比赛,参赛团队越来越多,参赛人数累计已超过万名。上海的合唱团,尤其是老年合唱团的演唱水准,持续提高,与当初不可同日而语。

  如今,上海各阶层合唱团去境外、国外参加世界级的演出或比赛并获取奖项,已不是新鲜事。

  2016年7月,上海欧阳街道佳音合唱团赴俄罗斯索契参加第九届世界合唱比赛,获银奖。(欧阳街道佳音合唱团供稿)

  传播到世界的角落

  “20年了!”刚办完退休手续的新民晚报高级记者宋铮,作为女记者合唱团的团长,那一声轻叹,包含了感慨、骄傲,还有满满的快乐。团员们为她庆生,蛋糕上插着牌牌:永远的团长。 

  1996年,宋铮和几位喜欢唱歌又不满足于除了工作便是琐碎柴米的女记者,发起成立女记者合唱团。第一场专场演出,是为盲童学校孩子捐款。最后一个节目,女记者们走到观众席,搀扶着眼睛失明的孩子一起上台合唱。音乐一起,许多团员热泪盈眶。

  20年来,做慈善伴随着女记者们轻盈清澈的歌声,越做越多,越做越大——

  为孤残、失学儿童举办慈善合唱音乐会已难以计数,其中有一项和上海心音儿童合唱团合作主办的慈善晚会“特别的爱”,每年在六一儿童节前夕举行,并逐渐形成一个由民间自发创建,有组织、有规范的长期公益项目,每年演出募捐款都有专门指定对象,如通过公益合作伙伴捐给贫困地区孩子,让他们能每天吃一个鸡蛋;捐给贵州小黄村学校,资助少年儿童传承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侗族大歌”;每年新春参与复旦大学萌基金资助贫困学生的慈善晚会;为建乡村图书馆捐书捐钱,为希望小学捐课桌椅,为地震灾区捐款义演……2008年,上海女记者合唱团获“上海市慈善之星”称号。 

  慈善演出,年头一次,年末一次,成了规矩。宋铮说,是慈善救了我们,有几次,太忙,人总是到不齐,能坚持的也没法排练,合唱团差点散了;但到了慈善演出的时间,又都来了。 

  上海女记者合唱团隶属上海市新闻工作者协会,协会长期以来尽力支持。合唱团员大都工作在上海新闻工作第一线,目前在编的40多位团员几乎覆盖了上海各主要媒体。一群大忙人,千方百计挤出时间参加每周一次的合唱排练。 

  从合唱团成立起,女记者们自费承担旅费、团费,坚持了合唱艺术的不断提升,坚持了出访路径的持续延伸。

  今年,合唱团将推出一部反映媒体人生活工作的音乐剧《呼·吸》。文汇报记者、团员顾军给编剧发信:我们每个人都对合唱团有深深的深深的感恩,这里不仅有美好的音乐艺术,有才华的伙伴;还有一群好人互相温暖,共做慈善,同赴世界上一个个美丽的地方,旅行,唱歌,把爱和美的种子传播到世界的角落。

  欧阳街道社区文化活动中心,刚刚排练完的佳音合唱团团员们,意犹未尽。马上就要出发去俄罗斯索契,参加2016第九届世界合唱比赛。“我们这次想要金奖”,好几位团员忍不住说出。

  男低声部部长秦成荣已在佳音唱了8年,年轻时是工厂的青年突击手,当过团支书,说话一脸诚恳:“除了比赛,我们还准备了很多歌,《我爱你中国》、《茉莉花》、《山楂树》……在那里唱起来,我代表中国的那种感觉会油然而生,就觉得是在为国争光。65岁了,老有所乐。”他笑了。

  欧阳佳音合唱团是一支拥有70多名团员、平均年龄超过60岁的街道合唱团,这已是第四次参加国际大赛。从检察院退休的宋栽团长是漂亮的男高音,领导和建设团队很有办法,“我就是要高标准,找最好的指挥、钢伴,严把进人关,强调音质、素质、气质,到国外就是民间文化大使”。佳音有团结协作的团委会,凡遇大事即公投, 出国参赛旅游都是自费,去或不去是公投表决的结果。

  世界合唱比赛的网页上这样介绍他们:“这支从世界大都市上海而来的合唱团旨在共同探索世界,让全球最美的地方回荡着中国的声音。”

  2016年6月5日,上海国际联盟合唱团在东方艺术中心演出奥尔夫的《布兰诗歌》。(上海国际联盟合唱团供稿)  

  国际大都市印记 

  王瑾的故事带有更多的国际大都市印记。

  如果不是预先看过演出,看过那些资料和视频,眼前的王瑾温文尔雅,说话轻声细语,和国际合唱联盟舞台上几百人高歌的气势有点不搭。

  出生于音乐世家的王瑾,满族,父母都毕业于中国音乐学院。王瑾自幼弹琴,也毕业于中国音乐学院,现任上海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副教授,担任多个合唱团的艺术总监、指挥。

  2005年春天,王瑾和几位志同道合的年轻人,“想要有一个地方能让我们唱自己喜欢的歌”,民间业余的百格合唱团就此诞生。音乐不拘一格:欧洲早期音乐、巴洛克与文艺复兴、现代、爵士、流行、民歌……目前有40余名正式成员,大多来自上海各高校的毕业生,去年开始组建百格室内合唱团,招纳吸收范围更广的团员。 去年10月在上海音乐厅举办的十周年合唱专场音乐会上,一对新人在全场注目中宣布成婚,新郎已在百格唱了十年。

  英豪(中国名字)是化学博士,也是西班牙巴塞罗那音乐学院毕业生,有40多年的合唱演唱经历。8年前他来上海,放下行囊就到处找有合唱的地方。他找到了王瑾,找到了合唱,也找到了知音。这对异国情侣最终步入婚姻殿堂。2011年,他们携手组建上海国际联盟合唱团,一个非盈利、志愿形式、由中外音乐爱好者组成的音乐组织,招考了不论国籍、民族、年龄,只要是符合条件的歌者,并请来国际著名指挥、独唱演员一起排练。2014年,该团正式成为国际合唱联盟会员组织。 

  今年6月,合唱团在东方艺术中心上演《布兰诗歌》,一部呈现中世纪与文艺复兴时期的音乐、诗歌的经典合唱。近四百位合唱团员和管弦乐演奏者,来自20多个国家,有的专程从国外或外省市飞来上海参加演出。音乐会出票率九成九。廖昌永和两位外籍歌唱家担任独唱,多个完美唱段被掌声淹没。 

  上海的文化环境和土壤,能融合海纳百川的合唱。

  与搞了大半辈子合唱的前辈聊,他们会说,中国是合唱大国,但不是合唱强国。所谓世界顶尖的合唱团,啥样?

  莫斯科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室内合唱团,是22年前由该音乐学院院长(俄罗斯前文化部长)索科洛夫倡议创建的。瑞典合唱指挥大师埃里克·埃里克松称其为“一个具有国际最高水准的团体,他们用令人惊奇的美妙的声音出色地诠释着每一个音符”。合唱团定期在世界各地巡演,积极参与艺术节,获奖无数。合唱团的所有团员来自莫斯科音乐学院的合唱指挥专业, 团员识谱能力超强,一下午排练可完成十几首风格截然不同、语言不同、地域不同的作品。

  曾有多年俄罗斯求学、交流经历的曹通一教授介绍,俄罗斯的合唱指挥教育学制是金字塔式的,全国有四千所音乐学校,哪怕再偏远的地方,每个系都能成立合唱团,保证最优秀者可进入最高端的音乐院校,并且在进入之前已受过将近20年的音乐教育。 基数大,周期长,基础扎实,水滴石穿,慢慢推进。曹先生认为,这说明完美的高端、专业的合唱不能突击速成,要从小培养,过程自然。

  比如维也纳童声合唱团,常到世界各地巡演,成了奥地利的“歌唱大使”、“国家项目”。孩子们自幼住校,除一般必修课程,还有音乐、艺术训练,教师和学生几乎是一对一的。孩子们每星期天在小教堂唱庄严的颂歌,这个古老的传统保持了500年。 500年,多少沧桑变迁,歌声没有断。 

  这样看来,我们的合唱,再过几年、几十年、更久,当有另一番气象。 

  2016年6月28日,上海社科界合唱团在上海音乐厅举办庆祝建党95周年合唱音乐会。(上海社科界合唱团供稿)

  “最珍贵的,应该是我们还在一起歌唱”

  一个合唱团能否健康发展、有所成就,指挥是第一要素。

  林振地先生是国家一级指挥,今年81岁,曾任“上海广播乐团”、芭蕾舞剧“白毛女”剧组合唱队指挥。1985年元月,上海电视台创建“小荧星合唱团”,林振地任指挥。30年来,小荧星合唱团在一代人的合唱记忆中留下痕迹。

  2013年11月,中国合唱协会授予林振地“中国合唱杰出贡献奖”。今年7月,小荧星艺术团获得第七届世界和平合唱节组委会颁发的“和平天使”奖。

  “搞合唱四五十年了,现在是最好的时期,宽松平和,百花齐放。排练是我最好的生活状态,是享受人生。”他这样说。

  上海交大老年大学合唱团指挥李建平,入指挥这行30多年。“中国合唱百年,我加入了三分之一。”他笑说,流露着对合唱的情谊。

  李建平14岁去部队当文艺兵,50多岁时去德国学习音乐,目前还担任几家教堂教友合唱团的指挥,耳顺之年,依然忙碌异常。结合“合唱与老年健康”课题研究,李建平为主撰写的《合唱与老年健康》,结合问卷调查分析,有理有据地得出“合唱让老年人生活更美好”。

  他说,有一次他和太太去旅游,乘客无几的火车开到阿尔卑斯山下,上来了四五十位老头老太,坐下不久,大家一起唱起歌,分四声部,和谐自然,欢乐的氛围顿起。到下一个小站,他们下去了,据说就是去那个小镇上的教堂,唱合唱。然后再坐火车,到下一站再下去唱。

  出生于1989年的吕鸣,是上海音乐学院指挥系硕士生。两年半前,她随导师曹通一,到上海老干部大学新成立的合唱团。老干部唱革命歌曲会激动,小吕睁大了年轻的双眼:“我能理解,这些歌创作于他们的年代,会勾起回忆。和歌曲本身也有关,节奏、速度、歌词,本身就有一种凝聚人心、鼓舞士气的作用。”

  今年5月,由中国合唱协会高校合唱委员会和上海师范大学主办的上海高校合唱高峰论坛开幕。会场座无虚席。

  操办论坛的,是王超和他的团队,上海师大泊乐合唱团,一个成员全部来自非音乐专业学生的合唱团。

  成立4年,泊乐大部分时间受经费、排练场地等困扰,往返奉贤校区排练,交通不便,但大家都习惯了面对……甚至有团员为了能留在泊乐,本科毕业选择报考本校研究生,“可以继续唱两年”。

  今年7月,上海师范大学泊乐合唱团应邀赴京参加第十三届中国国际合唱节,并在比赛中获“A级合唱团”称号。

  刚满而立之年的王超,瘦高,来上海5年,是上海师大音乐学院青年教师。2014年获得第一届杰夫林国际指挥大赛季军,是那次比赛中唯一进入第三轮并最终获奖的亚洲指挥。他的愿望,是要营造一个大家在一起唱、一起笑、一起分享、一起感受的合唱境界。

  之前他在浙江,曾长期担任两个合唱团的指挥,一个隶属名校,一个是在普通院校。他觉得花了同样的精力心血,一个屡屡获奖,一个总是落榜总是哭……年轻的指挥幡然醒悟:如果合唱就是为了比赛,几家欢喜几家愁的循环将永无止境。“最珍贵的,应该是我们还在一起歌唱。”他觉得要推广这样的合唱精神。

  王超在论坛上作了主题发言,呼吁要营造平等、友善、能健康交流发展的良好合唱环境,并希望这次论坛只是开始。

  上海市社会科学界合唱团,60余名团员来自高校、研究机构、社会团体,成立5年,已有两次在全市比赛中获奖的不俗成绩。上海社联现任主席秦绍德是男高声部的团员,每周一次认真参加排练,谦虚,勤奋,认真学唱,和睦相处,很受大家欢迎。去年夏天,笔者见过一张照片,合唱团在排练,男高声部的都站着,第一排第一位就是秦主席,而站在前面双手比划着的,是王超,他是合唱团的常任指挥。一位秦主席昔日的部下,看着照片,乐不可支,说,这个指挥还很年轻么。  

  问王超,如果合唱团员里有职务身份比较高的,你会有心理障碍吗?  

  “我只是要把音乐搞好啊!”他瞪大了双眼,眉毛几乎扬到额头上。  

  6月28日晚,上海社科界合唱团在上海音乐厅举办了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合唱音乐会。厅外大雨瓢泼,厅内歌声回荡。  

  “最珍贵的,应该是我们还在一起歌唱”。上海,令世界惊艳的明珠,如一艘巨大的船,平稳而庄严地航行在历史的长河里,与合唱相伴!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各地网点交通沙盘 | 网站声明 | 投稿中心 | 广告服务 | 招贤纳士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心连心老人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右安门外大街迦南大厦5层

邮编:100069 QQ:1364221592 京ICP备10211178号 服务电话:400-099-6353 010-88262114 邮箱:xlxlrw@126.com